洽談合作熱線:
0371-88882998

2021,企業發展5個關鍵詞:讀懂一個,你就掌握了先機

發布日期:2021/01/02 04:03 瀏覽次數:144459

現在,入了二十一世紀的第三個十年,也是第二個百年目標的開局之年。


站在這個歷史的坐標點,相信有必要從企業家的視角,來盤點和預測一下2021年企業發展的關鍵詞。


2021年,企業家需要關注以下的五個關鍵詞,在不確定和即時變化的時代背景下更加篤定地經營好自己的企業,守護好自己的平臺。五個關鍵詞,背后卻是五道頗具挑戰的“坎”。


這五個關鍵詞是:長期主義、系統安全、需求側管理、生態鏈接、數字化節奏。


1

長期主義


“新常態”在五年之前就已經告訴我們,中國經濟的發展已經發生了三個重要的轉變,我再簡單地總結一下:速度到質量,產品到品牌,制造到創造。


無論哪一個行業,“野蠻生長”帶來的短期暴利階段無論是在宏觀或者微觀層面,都已經不再允許。從近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,我們不難發現:“反壟斷”的說法次這么正式和高調地提出,投機主義者被當頭棒喝。


關于企業的創新,我們原來的理解至少有兩點:一是創新可以解決新問題,老難題;二是創新可以帶來相對穩定的短期高收益?,F在,我們需要修正一下,創新的目的是為了解決新問題,以期未來有相對較高的收益。


長期主義思維必須在2021年企業經營層面作為重要的經營價值觀寫入到十四五規劃中去。


例如:


產品的創新更注重使用場景的遷移,而非技術的徹底顛覆;


技術的升級需要有經歷技術驅動階段的沉淀,而不是直接從需求側盲目驅動,獲得短期的效應,而讓消費者淪為了試驗品。


這就要求企業在企業經營過程中必須儲備好資金、技術和人才,準備打一場“持久戰”,增加組織的韌性,提升市場的彈性。


與此同時,有長期主義特質的行業開始崛起,投機主義的行業沒有了生存的環境。


為了說的明白一些,我舉兩個例子


海爾卡奧斯互聯網平臺就是長期主義的平臺型產品(企業),它在短期內不可能實現很好的利潤報表,但是未來可期,因此,也只有頭部企業海爾能支撐和實施類似的產品和業務轉型。


再如中國化工集團旗下的諸多科研院所,他們迎來了發展的春天。原本在高速發展的市場經濟環境下,他們對技術的高標準和高精尖要求,對技術產業化定型和成熟度的苛刻要求一度讓他們在市場上很被動。但是,國內大循環的戰略,長期主義思想的崛起,要求“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”的號召,讓他們在橡膠制品的國產化替代中找到了無限商機。


長期主義需要耐心,需要經得住誘惑。我非常欣賞《百年孤獨》里面的一句話:“生命中曾經擁有過的所有燦爛,原來終究,都需要用寂寞來償還?!?/span>

2021,企業發展5個關鍵詞:讀懂一個,你就掌握了先機


2

系統安全


2020年,因為疫情的影響,世界的經濟一片蕭條,而中國成為了世界范圍內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?!帮L景這邊獨好”讓我們需要更加謹慎。自帶“危機意識”和“悲苦主義”的中國企業家更能理解“居危思進”的道理。


在說明“系統安全”這個關鍵詞之前,我們先普及一個知識:系統性金融危機(進入公眾號,點左下角小鍵盤回復“系統性金融危機”可查看詳細解析)。


它是指主要的金融領域都出現嚴重混亂,如貨幣危機、銀行業危機、外債危機的同時或相繼發生。它往往發生在金融經濟、金融系統、金融資產比較繁榮的市場化和地區以及赤字和外債較為嚴重的,對世界經濟的發展具有巨大的破壞作用。


也是在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,會議提出要防止資本無序擴張。這是層面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宏觀策略。


和系統性風險相對應,系統性安全應該是企業家在2021年繃緊的一根弦。


從2018年以來,諸如富貴鳥、精工控股集團的倒掉,都是和金融風險息息相關,金融風險的防范不是僅僅是一個的事,更是一個企業的事。2020年,我每個月都能聽到某個大型的企業倒掉了,在扼腕痛惜的同時,我們不難發現:企業在安全面前是脆弱的,表面看來是資金鏈條的斷裂,而背后卻是一個系統安全防范鏈條的喪失。


2020年12月15日,在第四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上,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發表主題為《第三方互聯網平臺存款:數字金融和金融監管的一個產品案例(續)》的演講。在這個演講會上,他提到了地方銀行的“全國化”帶來的風險。


近幾年,多家銀行在互聯網金融平臺推出了存款產品,加大攬存力度,拓寬獲客渠道,很多消費者也非常便利地享受到了存款服務。這種模式突破了地方法人銀行經營的地域限制,部分地方銀行通過互聯網金融平臺得以從全國吸收存款,從負債業務看已成為全國性銀行。


給這類銀行的定性是:屬“無照駕駛”的非法金融活動,也應納入金融監管范圍。


“風起于青萍之末”,對于企業家而言,系統性風險包含金融風險,更包含了其它各方面的風險:環境安全、生產安全、信息安全等等。


因此,“深挖洞,廣積糧”,學學澳大利亞那些田鼠的做法:保護好自己,審慎對待各種危險隱患,讓天敵無奈地坐觀春草葳蕤季節的到來。

2021,企業發展5個關鍵詞:讀懂一個,你就掌握了先機


3

需求側管理


2020年12月16日至18日,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次提出的了“需求側管理”的概念。


原文如下:

“要緊緊扭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,注重需求側管理,打通堵點,補齊短板,貫通生產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費各環節,形成需求牽引供給、供給創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動態平衡,提升國民經濟體系整體效能?!?/span>


在5年之前,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剛剛提出之際,我就提出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是在需求側的牽引之下。供給側管理的提出,再次驗證了一個道理:市場規律之下,必須是以客戶為中心,以客戶的需求為驅動中心,倒逼供給側的資源再配置。否則,供給側的改革就是閉門造車,是生產庫存的無效運營活動。


當然,企業家還要認識到:供給是可以創造需求的,因為技術的升級,可以讓客戶的潛在需求和興奮點需求得以滿足,新型供給就能創造新需求。


2021年企業發展關鍵詞“供給側管理”的含義還有一層被忽略掉了,那就是客戶消費習慣和消費理性的正確引導。


管理學術界普遍的觀點是,需求只能滿足,不能被迫改變,否則就是“賣梳子給和尚”,是無效的供給。這個觀點我們姑且不再深化,認為是正確的。但是,消費者在選擇供應方時的甄別方法,就需要正確的引導。


例如,辛巴網絡上售賣有質量問題的燕窩事件,一方面確實是辛巴有問題,已經被罰款90萬,快手被封號60天,但我們也要反思:消費者為什么會選擇辛巴?除了平臺的供給側問題之外,消費者本身的問題呢?


盲目跟風、極度追求性價比而忽略了自己的真正需求、過度享受虛擬產品帶來的暫時快感等等,讓消費者在產品的選擇面前喪失了理性,被浮云遮住了眼睛。


一些網紅為了博取眼球,采取語言過激、行為不端(例如辱罵粉絲)、秀底線等,這些行為就足以讓人懷疑他推薦產品的可靠性和一致性,這個還需要購買產品后“以身試法”地去驗證嗎?


這就是2021年“供給側管理”命題:企業家們可以發動腦筋,看看如何在市場上牽引供給側,如何讓消費者有更好地選擇產品的心智和方法。如此,你就不是在供給,而是在引導人們的消費方式,就是在提供一種美好生活的新方案。

2021,企業發展5個關鍵詞:讀懂一個,你就掌握了先機


4

生態鏈接


“生態鏈接”這個關鍵詞有點抽象,比較難以理解,但是作為企業家必須要理解這個關鍵詞的底層邏輯。


華為是踐行這個關鍵詞的榜樣企業。華為從ICT(信息通信技術)行業的生態化值得我們借鑒:從硬件基站、到智能終端,到云端數據和人工智能,又到工業互聯網,再到汽車制造,華為的行業拓展不是多元化,而是生態鏈接,他所做的這一切,都依賴于他的主航道產業——信息通信技術,華為把這種生態鏈接的方法總結為“1+8+N”戰略。


騰訊利用其天然的社交平臺優勢也開始生態鏈接,微信的第三方鏈接(小程序等)、視頻號的嵌入、騰訊醫療、人工智能等等,都是騰訊的生態圈,只不過騰訊生態鏈接的方式依賴于其社交平臺和海量用戶大數據。


阿里巴巴自然也是生態鏈接的標桿企業。螞蟻金服的金融,淘寶和天貓商城、犀牛智造的精密制造,居然之家的建材超市,盒馬鮮生的海鮮,釘釘辦公的軟件……


圈人、圈層并成生態,彼此發生鏈接,是企業未來發展的更高階層。


海爾集團認為:未來生態消滅生意。你不進入生態,未來就無生意可做。如果你能讓你的生意上升到生態的層面,無疑你就在新時代踏準了時代的節拍。


華住酒店集團的創始人季琦的叢林法則新解,就解釋了生態鏈接的必要性和重要性:


很多人以為“叢林法則”僅僅是你死我活,弱肉強食,但他們忽視了叢林法則的另一面——“共生法則”:就是大樹會和苔蘚、小草、灌木叢、鮮花一起生長。沒有這些,大樹的營養就沒法來;這些東西沒有大樹的庇護,也沒法存活。


所以,我們認為:同類競爭,但異類共贏。如果你能搭建一個異類共贏的平臺,無疑你就延長了產業鏈,也強化了產業鏈。


當然,生態鏈接需要

  1. 上一篇:工業利潤增速逐月加快 經濟回升向好信號增強
  2. 下一篇:沒有了
日本男gay×xx调教深喉,a级毛片在线观看,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,欧美黑人性暴力猛交喷水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?